导航菜单

果农心声丨它说出了果农卖桃的酸甜苦辣

  农业科技每日更新2019.8.27我要分享

  历经几年卖桃,感触颇深,从中体会到了卖桃的酸甜苦辣,领略了桃农的喜怒哀乐,见证了桃价的大涨大落。作为桃农,你得有结实的身体,卖完一电动车桃,从封箱到过磅,过完后再封箱口,你得手脚不停地干多个小时,常常会汗流浃背,用筐装的,少则三十斤,多的五十斤,你得一筐一筐用力搬,女人搬不动,大多是男人搬。

  年轻人干这活,应该是不费吹灰之力,可在收购点,展现在你眼前的,却大多是五十岁以上的中年人,他们头发花白,脸色憔悴,眼也花了,腿已弯了,这样的状态,是不适应高强度的劳作,但在生活的重压下,不得不打起精神,拼着性命去干年轻人干的活。许多人身体已不结实了,仍如老黄牛一样,负重前行。

  

  作为桃农,你得有夜半三更去地里下桃的精神,因为收桃点过了早上七八点就停收了,再加上装桃的箱子或者筐子有限,你得早早去排队,去占箱子(筐子),去迟了车满了,你下的桃就卖不掉。因此,夜里十二点后,陆续就有桃农,头戴矿灯,开上电车黑灯瞎火去地里下桃,待到五点左右,桃农便载着一车的鲜桃去收购点排队卖桃。

  作为桃农,你得有连续奔波,不怕疲劳的冲劲,当你拉上一电车桃,在收购点等了几个钟头。桃商验货时,说你的桃底色发青,或着个头不老大,不收你的桃。你得开上电动车,到另一个收购点去卖,运气好的话,转移一个地方,就可卖掉,运气不佳,得跑三四个收购点,也不一定能卖掉,最后降价成交,实在出不了手,拉到收落桃点,以一筐几元的价格处理了,总比倒了好。

  

  作为桃农,你要心态平和,不能激动或生气。桃价好的时候,你就是大爷,有半路上拦车买你的桃,有代办给你打电话抢购你的桃;桃价不好的时候,你就是孙子,你得看桃客的脸色行事,你得求代办给你卖掉挑。当孙子的时候多,因为桃面积大,产量高,当一个产业发展过程中,人们一哄而上,产大于销,必然会出现滞销现象。

  桃农一路走来,有过欢乐,也有过忧愁,当一车桃顺利卖掉时,会欢心鼓舞,会计划来年再多栽些桃树;当一车桃拉到这,拉到那,出手不顺时,会心灰意冷,恨不得马上砍掉桃树。桃农就是这样,高兴与生气并存,希望与泡影相伴。

  

  细想起来,农产物是一产就多,农业社刚下放没几年,那时以种植小麦为主,就出现过卖粮难。后来,农民改种棉花,又出现卖棉难。近十来年,棉农又都栽植果树、桃树等,成了果农桃农,面对的又是卖果难,卖桃难。

  因为农民卖什么都难,并且要投入大量的劳动量,还要受气候的影响,因此年轻的一代,大多已走出家门,外出打工,留在村里劳作的,都是上了年纪的中老年人。几多欢喜几多愁!卖桃难成了2019的大事件!明年桃树又会砍下一大片!

  致2019卖桃的桃农!有同感的给予点赞!转发!

  文章来源:河东果事,仅供参考!

  收藏举报投诉

  

  历经几年卖桃,感触颇深,从中体会到了卖桃的酸甜苦辣,领略了桃农的喜怒哀乐,见证了桃价的大涨大落。作为桃农,你得有结实的身体,卖完一电动车桃,从封箱到过磅,过完后再封箱口,你得手脚不停地干多个小时,常常会汗流浃背,用筐装的,少则三十斤,多的五十斤,你得一筐一筐用力搬,女人搬不动,大多是男人搬。

  年轻人干这活,应该是不费吹灰之力,可在收购点,展现在你眼前的,却大多是五十岁以上的中年人,他们头发花白,脸色憔悴,眼也花了,腿已弯了,这样的状态,是不适应高强度的劳作,但在生活的重压下,不得不打起精神,拼着性命去干年轻人干的活。许多人身体已不结实了,仍如老黄牛一样,负重前行。

  

  作为桃农,你得有夜半三更去地里下桃的精神,因为收桃点过了早上七八点就停收了,再加上装桃的箱子或者筐子有限,你得早早去排队,去占箱子(筐子),去迟了车满了,你下的桃就卖不掉。因此,夜里十二点后,陆续就有桃农,头戴矿灯,开上电车黑灯瞎火去地里下桃,待到五点左右,桃农便载着一车的鲜桃去收购点排队卖桃。

  作为桃农,你得有连续奔波,不怕疲劳的冲劲,当你拉上一电车桃,在收购点等了几个钟头。桃商验货时,说你的桃底色发青,或着个头不老大,不收你的桃。你得开上电动车,到另一个收购点去卖,运气好的话,转移一个地方,就可卖掉,运气不佳,得跑三四个收购点,也不一定能卖掉,最后降价成交,实在出不了手,拉到收落桃点,以一筐几元的价格处理了,总比倒了好。

  

  作为桃农,你要心态平和,不能激动或生气。桃价好的时候,你就是大爷,有半路上拦车买你的桃,有代办给你打电话抢购你的桃;桃价不好的时候,你就是孙子,你得看桃客的脸色行事,你得求代办给你卖掉挑。当孙子的时候多,因为桃面积大,产量高,当一个产业发展过程中,人们一哄而上,产大于销,必然会出现滞销现象。

  桃农一路走来,有过欢乐,也有过忧愁,当一车桃顺利卖掉时,会欢心鼓舞,会计划来年再多栽些桃树;当一车桃拉到这,拉到那,出手不顺时,会心灰意冷,恨不得马上砍掉桃树。桃农就是这样,高兴与生气并存,希望与泡影相伴。

  

  细想起来,农产物是一产就多,农业社刚下放没几年,那时以种植小麦为主,就出现过卖粮难。后来,农民改种棉花,又出现卖棉难。近十来年,棉农又都栽植果树、桃树等,成了果农桃农,面对的又是卖果难,卖桃难。

  因为农民卖什么都难,并且要投入大量的劳动量,还要受气候的影响,因此年轻的一代,大多已走出家门,外出打工,留在村里劳作的,都是上了年纪的中老年人。几多欢喜几多愁!卖桃难成了2019的大事件!明年桃树又会砍下一大片!

  致2019卖桃的桃农!有同感的给予点赞!转发!

  文章来源:河东果事,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