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特洛伊车神西泽尔和妹妹库洛迪卡的关系

  库洛迪卡其实很讨厌自己的哥哥。

  那个自己为是的家伙总是总是约束她不许做这个不许做那个,每次看见西泽尔的时候,库洛迪卡都想用针线把他的嘴缝上。

  虽然兄妹俩打打闹闹是常事,但是这一次西泽尔的所作所为却让库洛迪卡寒了心。没想到自己努力多年的成果竟然被西泽尔用卑鄙的手段夺去了,这让库洛迪卡无论如何都不能忍受!

  原本被众人称赞羡慕的该是自己啊,可现在他们只知道西泽尔是车神而忽略了库洛迪卡。这样巨大的落差就像是从天空中翱翔的鸟儿掉落到深坑里,库洛迪卡很不舒服。

  没错,西泽尔夺了自己妹妹库洛迪卡的车神身份。

  

  每次和西泽尔一起出去总会有人喊:“快看!车神来了,这位传奇的赛车手真的是太优秀了!”听到这样的话库洛迪卡总会默默抽出挽着西泽尔的手,然后两个人一路上相顾无言,连最普通的陌生人都不如。

  其实库洛迪卡也很矛盾,一方面她从内心里深深敬爱着自己的哥哥,可是职业赛车手的原则又迫使她不能原谅西泽尔的所作所为。一边是自己的亲哥哥,而另一边是自己坚守了多年的梦想,无论放弃哪一个库洛迪卡都不忍心。

  西泽尔是爱她的,库洛迪卡比谁都明白这个道理。一个女孩子想要在众多的赛车手中脱颖而出,背后少不了亲人的理解和鼓励。每当库洛迪卡受到委屈的时候,西泽尔总会奇迹般地从手里变出一颗糖果,“女孩子很娇贵,所以无论遇到什么都不可以流泪,吃掉这颗糖果就好了,相信我。”

  

  这么多年过去了库洛迪卡已经忘记了自己吃掉西泽尔多少颗糖果了,但是她清楚的记得那颗糖果外边有彩色的皮儿包裹着,在阳光的照射下会发出五彩的光芒。

  那糖果很甜,仅仅是回忆就能让库洛迪卡忘记眼前的烦恼。

  “你又在那里想什么?库洛迪卡,你已经输给我了就不要在想着关于车神的一切了。”冷漠的话语把库洛迪卡的回忆打断,西泽尔从远处走来,他身上的赛车服还没来得及换下。

  库洛迪卡皱了皱眉头,不满的说:“你又去参加比赛了?这一次还是用不光彩的手段胜利的吧。”

  “你觉得除了你以外,还有其他人值得我花费心思去想着如何胜利么?”西泽尔有些无奈,他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像以前一样和库洛迪卡相处,这真是比成为车神还让他头疼的一件事。

  “所以你是承认我比你强了?”库洛迪卡挑衅的看向西泽尔,尽管这个答案两个人都很清楚。

  西泽尔回了她一个微笑,“我可没这么说。”

  吵架和好,像亲人也像敌人,这样的相处模式或许在别人看来有些怪异但是库洛迪卡和西泽尔却已经习以为常了。或许他们上一秒钟还可以愉快的共进晚餐,可是下一秒两个人又会因为最近的赛事而争吵不休。

  

  日子一天天过去,相比于西泽尔的忙碌库洛迪卡此刻却是多了很多悠闲的时光。不用像以前一样往返于训练场上进行紧张刺激的训练后,库洛迪卡多了更多的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她可以开着自己的赛车往返于城市里的大街小巷,有时也会兴致来了和别人约一场比赛。这样的生活库洛迪卡少了不少压力,此刻的她再也不用担心是否会有一匹黑马冲出,夺走她第一的位子。

  库洛迪卡有些心疼西泽尔了。

  他总是很晚才回来,带着一身疲惫入睡。库洛迪卡甚至觉得他们两个人的生活完全互换了,以前是西泽尔在家里亮着一盏灯等她回来,现在是她偷偷装睡听声音判断西泽尔是否进了家门。曾经意气风发的人如今却像一根绷紧的弦,西泽尔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赛车事业中。

  毕竟是亲兄妹,库洛迪卡觉得她明白哥哥的用意了。

  “你是不是觉得如果我成为车神会有很大的压力而无法享受生活?你是为了我才用这样的手段赢得比赛的吧。”这一次库洛迪卡没有躲在房间里装睡,她选择和西泽尔敞开心扉聊一聊。

  

  西泽尔有点震惊,但他很快就恢复了常态。“你太过于计较胜负,对于你来说成为车神无异于捧杀。”

  原来……哥哥这么做果然是为了我。库洛迪卡想起以前自己每一次伤心流泪时西泽尔的陪伴,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哥哥始终没变,还是一如既往的为她着想。

  “哥哥……我们和好吧!”库洛迪卡有些哽咽。

  西泽尔温柔地揉了揉她的头发,“我们从来没有吵过架啊,傻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