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聪明如汉文帝,也有吃亏的时候,被一个方士骗了长达两年之久

  

  秦汉时期的方士,还是非常盛行的,他们从事星象占卜、求仙问药、望气巫医等等,不一而足。只不过,在方士的世界里依然是鱼龙混杂的。既有高档次的致力于命理研究的学究、隐士,也有普通面向百姓解决小问题的江湖术士,更有专门从事炫技敛财的“骗子”。而正是因为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方士,多是骗财骗物之辈,所以也经常有人将方士与招摇撞骗之辈联系到一起。

  而汉文帝遇到的这位方士也不例外,正是一位“骗子”。

  

  公元前165年,汉文帝十五年,有一位以望气而著称的方士便来到了汉文帝的身边,此人名叫新垣平。他为汉文帝望的“第一缕气”是来自东北方向的,但见渭水之北有五彩之气,宛如人的冠冕一般。相传东北方乃是神明所居之地,而西方则是神明的坟墓所在,此时东北方有此五彩神气,正是大吉之兆。陛下此时应立庙以祭祀上帝,方与这天降之祥瑞相契合。”

  汉文帝一听,有此吉兆,自然大喜,于是便命人于渭水之北立五帝庙,五帝虽同庙而居,却各居一殿,每殿各有五个门,颜色与大殿内所祭礼之帝的五方色相同。第二年夏天,五帝庙建成以后,汉文帝便亲自带领群臣去霸水与渭水会合之处拜神,以郊礼渭阳王帝。新垣平则因为“望气”有功而被封为了上大夫,赏金达千金之多。

  汉文帝还受此吉兆的鼓舞,命令众博士及诸生从《六经》之中寻找资料,来完成《王制》的撰写,为其巡狩和封禅事宜作准备。汉文帝有一次出游到了长门,仿佛见到有五个人站立在道路的北侧,每一个都看起来仙风道古,如五帝一般。于是,汉文帝又下令在道路以北五人出现之处设立了五帝坛,并加以祭祀。

  

  继“望气”之后,新垣平又有了新动作。

  他主动去找汉文帝,“预测”道:“臣望见有一缕宝玉之气来到了天子的宫阙之下。”汉文帝闻听,不禁大喜,忙命人检查,这段时间都有哪些进献的贡品,果然找到了一件玉器,原来是一个小小玉杯,但是将玉杯拿过来细细一看,却足以令人惊奇,但见上面刻着四个小字“人主延寿”,原来是为天子延年益寿的宝器。

  

  汉文帝见此“宝物”开心之余,对新垣平也是更加深信不疑了。

  没过多久,新垣平又对汉文帝说:“根据为臣的观测,用不了多久,太阳会在一日之内出现在正中,也就是会说会出现两个中午。”汉文帝大奇。果然没过多久的一天,太阳在午后,又出现了“逆行”,重新又出现了一个中午。

  

  受“两个中午”的启发,汉文帝觉得自己的统治也应该“重新开始”。于是在汉文帝十七年(即公元前163年)这一年,他又将纪年改为了元年,并且传令下去,普天同庆这新生的开始。

  相传周朝有九个传国的宝鼎,不过却失落于泗水之中,得周鼎则江山稳固,失周鼎则江山不在。听到这个传说以后,新垣平便像又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去继续忽悠汉文帝去了。

  

  他对汉文帝说道:“启禀陛下,相传周鼎失落于泗水之中,可现如今因为河水泛滥,汾水已与泗水相通。臣远远望气,在汾水之南的地方望见一缕金宝之气,臣推测,这个吉兆有可能是暗示我们周鼎要重现人间了。臣建议,应在汾水之南修建一庙,然后命虔诚之人祭祀以求周鼎早日出现。”

  汉文帝自然也对周鼎的到来心向往之,当即就批准了新垣平的请求,至于真假,他早已自动忽略“假”这个答案了。

不归路,因为这时,已经有人盯上他了。

  丞相张苍和廷尉张释之早就盯上了这个皇帝身边的“红人”,他们命人密切监视新垣平,连他的一举一动都不放过,包括都有哪些人曾经跟他联系过都调查得一清二楚。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搞出来的假像,连那个“神奇”的玉杯都是他找工匠刻上去,事先找人进献给汉文帝的。

  

  收集完证据以后,张苍和张释之便命人上书,告发新垣平。汉文帝看到铁一般的事实,也不得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他被一个骗子竟然骗了两年之久。他当即命令将新垣平一撸到底,并安排铁面无私的廷尉张释之审理此案。

  当骗子新垣平被押到张释之跟前的那一刻,他也预见到了自己悲惨的结局。在张释之面前,又有几人逃得过法网呢?没几个回合,新垣平便将他的行骗经历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欺君之罪,罪犯滔天,张释之当场判了他一个大逆不道之罪,夷灭三族。

  自从被新垣平骗了以后,汉文帝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些所谓“望气、神明”之类的不靠谱,至于象什么更改纪年为元年、祭祀五帝、封禅等等事情也都提不起什么兴趣了。渭阳的五帝庙、长门的五帝坛虽然还有人去祭祀,只不过其中再也没有出现过汉文帝的身影了。

  

  新垣平之所以能骗到汉文帝,主要还是因为一方面这些“祥瑞”更有利于巩固其统治地位,另一方面也带给了他更长久统治国家的希望。急其所急,想之所想,才是骗子屡试不爽的根本原因,正如同寻求长生不老的秦始事身边,才更容易出现卢生、韩终、徐福、侯生这些人。